造反派踢开他的房门,却愣住了,出来后说,这个人不能批斗

大红鹰葡京会

2018-03-02 12:20:38

杨效椿是新四军老战士,他1937年参加革命,刚开始是在延安学习,1938年被派到大别山工作,担任过新四军江北纵队某营教导员。从1943年到1945年三年时间,他和敌人作战数百次,使部队由最初的一百余人发展到一千余人,打出了新四军的威风。敌人每提起他的名字就异常恐惧,并大骂他"老羊头"。

1951年,杨效椿任安徽巢湖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当时,省军区批准为巢湖军分区每位领导做件皮大衣,后勤部派人为他量尺寸,他给军分区副政委徐速之打电话说:"领导为我做大衣是对我的关怀,但我不能要,因为我是兼职。"徐副政委说:"这是库房现有的材料,不花钱。"但杨效椿坚决不要。1957年,他到皖南一个县检查工作,途中汽车抛锚,司机修车时他发现工具箱放着新茶叶,问司机哪里来的,司机说新买的。他当即沉着脸说:"茶叶是国家统购物资,如果都这样做,国家的统购任务咋完成?"他一直站在路边,眼看着司机把茶叶送回。

杨效椿的侄儿和侄媳一个在南开大学工作,一个在山西,想请他解决夫妻两地分居问题,他却说:"这是组织部门的事,我们不能利用职权和关系搞特殊。"他经常教育子女说:"姓公的东西,个人无权使用。"因此,他的子女从来没想沾公家的便宜,也不敢向他提非分之事。一次,女儿分娩,以为这是特殊情况,想用他的车送医院。他说:"贫下中农的子女生孩子用小车吗?这车是用于工作的,你们以后谁也别想打这个主意。"他让家人找了辆平板车,把女儿送到医院。

1958年,他被错打成右派,老百姓就在街上喊道;"杨效椿要是右派,世界上就没好人了!"为他鸣不平。1962年,他的右派问题得到彻底平反,他将补发的工资全部上交了党费。他经常带病下乡工作。有一次,他外出检查工作,车陷在泥坑,群众见是当官的车,没人肯上前帮助。这时,杨效椿胃病又犯,趴在车中呻吟。司机急得满头大汗,他的秘书忽然想起他在群众中的威信,高声喊了句:"这是杨效椿的车呀!"老百姓闻听他的大名,知道他是清官,就主动上前把车拖出。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他被打成走资派,押在江淮旅馆西楼,由解放军战士看管。一天,一伙造反派闯开解放军岗哨,一个头头一脚踢开他的房门,计划揪斗他。进屋后见他衣着朴素,身体清瘦,正气凛然,铁骨铮铮,只好愣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扭身就走。别人问他揪斗的杨效椿在哪里,他说:"那人是清官,不能斗,批判那人良心上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