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解密“通俄门”调查备忘录,特朗普称监听事件是“美国的耻辱”

大红鹰葡京会

2018-03-02 16:32:47

▲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就公开“通俄门”机密备忘录接受记者采访。|东方IC

2月3日,在得到总统特朗普同意后,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德文・努内斯按照该委员会上周投票决定,公开了一份与“通俄门”有关的机密备忘录。这份备忘录指责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使用希拉里阵营所雇调查公司制造的黑材料,获取法庭许可,于2016年10月起,对特朗普竞选顾问卡特・佩奇进行了监听。此事随即在美国引发轩然大波。特朗普称此事是“美国的耻辱”,而民主党人则痛批共和党未经司法部同意即将机密材料公开,并质疑特朗普可能借这份备忘录,将负责“通俄门”的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或特别检察官穆勒解职,从而干预司法。

希拉里阵营雇佣调查公司制造黑材料

这份4页的备忘录由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共和党工作人员准备,并于1月下旬在该委员会投票通过。备忘录称,2016年10月21日,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援引《涉外情报监视法》,从涉外情报监视法庭获得对特朗普竞选顾问卡特・佩奇的监听许可,并在此后多次更新该许可证。备忘录称,联邦调查局向外国情报监视法庭递交材料的关键部分是由联邦调查局线人、前英国特工克里斯托弗・斯蒂尔整理的卷宗,但联邦调查局隐瞒了这些卷宗是由希拉里竞选阵营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雇佣的调查公司FUSION GPS制造的。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在网上发布了希拉里阵营制造黑材料的过程。2016年4月,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希拉里阵营雇佣FUSION GPS公司制造黑材料。2016年7月,克里斯托弗・斯蒂尔将其中一部分黑材料发给了联邦调查局。2016年秋,斯蒂尔向美国主流媒体透露了黑材料的主要内容。当年10月,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利用黑材料的部分内容,援引《涉外情报监视法》,要求对特朗普阵营顾问卡特・佩奇进行监听。2017年1月初,时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向尚未就任总统的特朗普通报了这些黑材料的内容。接下来几个月时间里,美国主流媒体在没有经过核实的情况下,登出了黑材料的大部分内容。2017年10月,希拉里阵营雇佣FUSION GPS制造黑材料的行为遭曝光。2017年12月,前联邦调查局副局长安德鲁・麦凯布在出席国会听证会时称,如果没有FUSION GPS提供的黑材料,针对佩奇的监听许可不可能拿到。

据美媒报道,FUSION GPS公司主要由《华尔街日报》前职员组成,靠替政党和政治人物挖竞选对手的黑幕谋生。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曾先后利用该公司挖候选人的“黑历史”。而希拉里竞选团队曾被指斥资数十万美元,炮制了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人“勾结”的黑材料。去年以来,美国国会成立了数个小组,对“通俄门”进行调查。但相比穆勒领导的特别检察官团队,这些由共和党人领导的国会调查小组从政治上倾向于支持特朗普。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在挖出上述猛料之后,立即准备将其公之于众,以揭露民主党人的“丑行”。

民主党人称将公布自己版本的备忘录

自从上周传出这份备忘录即将曝光后,相关各方即开始角力。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原则上表示反对公开这份备忘录,原因是其来源是“身份受到严格保护”的涉密人员。联邦调查局还于2月1日声明,称这份备忘录遗漏了一些重要事实,因此准确性受到严重影响。《纽约时报》还称,由特朗普提名、最近刚上任的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就此事与白宫发生冲突,甚至威胁辞职。但努内斯此举得到了特朗普和国会共和党领导层的明确支持。民主党人则要求努内斯引咎辞职。

特朗普2月2日早晨在社交账户上称,联邦调查局以及司法部的领导层和调查人员将神圣的调查工作政治化,倾向民主党,反对共和党,这一切在不久前还不可思议。他还称希拉里和民主党试图隐藏其雇佣FUSION GPS制造黑材料,并由其在奥巴马政府内的盟友们用来误导法庭,从而监听特朗普竞选阵营。

2月2日下午,在备忘录公布后,特朗普在白宫会见记者时称:“我认为这是一个耻辱,我们国家正在发生这种事,当你看到这一点时,你会看到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其他事情正在发生。许多人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而且比这更糟。”有记者问,公布备忘录是否意味着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被解职的可能性加大了?特朗普回答说:“你们自己琢磨吧。”此前,《纽约时报》曾于1月下旬报道称,特朗普在2017年6月时试图将穆勒解职,但在白宫律师唐纳德・麦克格恩威胁辞职后收回了这一打算。

处境尴尬的司法部长塞申斯反应低调,他声明称,“我对本部门成员充满信心,但没有任何部门是完美的,我坚信我们将公正地查明所有真相。”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表示,备忘录提到的内容是“合法的关切”,不过他也表示支持民主党人接下来公布相关备忘录。据报道,民主党人打算2月5日公布自己版本的备忘录。联邦调查局局长雷在发布给员工的视频中呼吁所有人不要受到影响,继续工作。

备忘录“攻防战”指向中期选举

国会民主党人2月2日发表联名公开信,称特朗普不顾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反对,决定公开一份高度政党化和具有误导性的备忘录的作法,明显试图否定执法机关工作人员的“通俄门”调查行动。在这封由参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众院民主党领袖佩洛希等签名的公开信中,民主党人严厉警告特朗普不要试图利用这份备忘录将特别检察官穆勒或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解职,称如特朗普决定这么做,民主党人将认为特朗普试图在“通俄门”调查中干预司法,并制造尼克松总统以来最严重的“宪法危机”。

民主党人回应称,正如司法部所说,努内斯在没有经过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审查的情况下将备忘录解密的作法“极为轻率”。而努内斯有选择性且政治性使用机密材料的做法制造了“危险先例”,并将对美国情报界及执法机构产生长期破坏。如果潜在情报来源知道他们的身份或因此暴露,将不再为美国服务,从而对美国国家安全形成威胁。民主党人称,联邦调查局早在斯蒂尔提供黑材料之前就已经对佩奇展开调查,并有独立材料说服法庭同意监听佩奇。按民主党的说法,司法部搜集了大量俄罗斯人干预美国大选的材料,其中包括特朗普竞选阵营外交政策顾问乔治・帕帕多普洛斯。

分析指出,共和党和民主党围绕备忘录展开的新一轮攻防,意在影响穆勒的“通俄门”调查,更指向2018年底的中期选举。一位民主党支持者告诉记者,迄今为止,“通俄门”调查虽然把弗林等特朗普政府的重要官员和幕僚拉下马,但对特朗普本人及其家人却没有产生大的影响。除非出现重大转折,否则特朗普因“通俄门”而遭到重创甚至弹劾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两党今年将把“通俄门”当作政治斗争工具,并利用其为国会参、众两院主导权争夺战服务。

*文汇报独家稿件,来源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