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财疾厄,生死之门

大红鹰葡京会

2018-03-02 15:17:20

文 | 刘博士

编辑 | 我郓风物

今天主要是想谈一下这个时代和每个人在其中的角色。

郓城人乃至整个中国,大家都在想着一夜暴富这个问题。首先,从命理上面讲,不是每个人都有一夜暴露的气运和福德。别忘了,偏财宫也是最凶宫之一的疾厄宫,代表了生死之门。

在澳半年,我充分感受到了这儿与中国的不同。其他先不过多描述。就说感受比较深刻的其中之一是,这儿的人并不是那么追求无止境的“超越”,一旦找到自己想做的,就变得非常充盈热爱。

在这儿,我看到的孩子们和年轻的一代,他们非常快乐,非常有活力。周末上到处是他们在草坪上运动玩耍的情景。

在中国,如果社会是平的,为何我们都还在拼命往上爬?爬的越高,看的越多。但是看到的感受到的是什么,除了优越和欲望,还有那些隐藏着的东西,那些黑暗的吞噬感。

我们从小就在承受压力和强迫,奋力读书将近二十年,才发现在我们国家,最大的妖怪反而是看不到的。正如西游记里面孙悟空上天入地,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但实则是道教和佛教争斗中的炮灰。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历史的行程固然宏大浩荡,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太难感知,太难把握。

在我们国家本来就有太多太多的不平,有太多太多的魔幻,自以为踩倒弱者才有机会和阶层攀升的人,你们敢保证你们不会看到更大的恶魔吗?

只去想着比别人更强,为了竞争而少了气量,既拉仇恨,长久来看也没好处。

所以我一直觉得在首都也好,在国外也好,都是老百姓,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之前的幼儿园虐待儿童的新闻,家长无能为力,连热搜都上不了,不就说明问题了吗?至少这种事情在我们郓城万万不会发展到让家长对抗不了的地步。

我想,唯有“教育”二字。

教育两个字的含义和意义太重。

从整个社会来讲,教育关乎到了整个社会的运行效率和精神层次。从个人的角度来讲,谈到教育首先想到的是孩子。教育关系到每个孩子的未来,亦即每个家庭乃至整个国家的希望和未来。

绝大多数社会问题和个人问题,都可以归结成生产力(productivity)或能力(capability)的不足。而如何从根本上去提高整个社会的生产力?

不就是通过教育么!

教育,其实也可以被描述为“人才生产力”(Talent Person Productive Force)。无论是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其根本都是需要生产者的参与。

在我们郓城,虽然借着政策的东风和国家的福利,经济和教育建设已经有了更好的发展。但是据我观察,依然有太多的人觉得教育没用。这些偏见,这两年甚至愈演愈烈。

即使是一些自认为非常看重教育的家长来说,依然在教育孩子上面有很多不得当。很多人都陷入了某种经验主义的窠臼,认为“老办法”就一定是“好办法”,或者只看重教育的阶段性成果,即考上了什么什么大学,毕业了之后工资多少多少。

然后让走出大学校园的下一代面对自己这一辈炒上天的房价,面对养老金的天量亏空。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多的人会觉得读书没用,陷入了反智主义和虚无主义。

《瑞克和莫蒂》便是虚无主义的近期代表作之一,在阶层上升无望的欧美青年中得到了广泛共鸣。

可是,如果没有足够的年轻人去学新东西,通过创新来提高社会生产效率,等老龄化社会到来之后,谁能养得起老人?

第二个是每个人自身的学习进化和智慧开悟。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发展使无人超市、无人汽车开始出现。在人工智能恐怖的学习能力和计算能力的压力下,如果以后的人类没有过硬的一技之长或是需要美学判断的工作能力,我们会不会逐渐被机器所取代?我们的孩子会不会逐渐被机器所取代?

现在我们塞钱走关系,进了个所谓的“铁饭碗”,一朝就会被新的技术竞争下岗。

即使一个天资聪慧的人,通过青少年时期的奋斗努力,进了高盛――够好的单位了吧――面对AI的竞争依然是毫无招架之力。

可笑的,脆弱的碳基生命

虽然我们郓城的新闻传播和分享环境不如一些大城市,但是现在随着网络的发达和分享平台的提高,我们还是能够找得到我们想要获取的知识和技能,还是能用足够的知识来武装自己,面对未来的挑战。

这里抛给大家一个问题,想一想,就算我们一时赚到钱了,公司开了,老板当了,如何去保证长久不衰的优势来源又将为何物。如何打破“富不过三代”的古老定律?

第三个当然是分享。

想想当代的慈善家邵逸夫先生,他非常重视教育和医疗事业的发展,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慈善家,就算他去世了,留给后人的也不仅仅是遍布全国的逸夫楼。

再想想在过去,苏东坡为什么被流放海南,韩愈为何被流放潮州。在潮州的韩山还有韩文公祠,都是当地人为报答韩愈开化之恩所建。

苏东坡流放海南之时,当地也是破天荒的出了好几个进士。

我们没有办法说是他们命运要经历这些坎坷,还是命运注定他们像是被派去开化当地的使者。这难道不是更大的福德吗?